返回
LV The Book

鞋履艺术, 亲临其境

奢华、静谧、鞋履。这便是意大利北部威尼托区Fiesso d’Artico 路易威登制鞋工坊的完美氛围。在此地,艺术与手工技艺进行灵魂的碰撞。在此地,精湛卓绝的手艺创作出一双双呈现在脚下的华美鞋履。准备好来一场制鞋工坊梦幻之旅了吗?
金属丝网立面为制鞋工坊和周遭景观注入一股当代气息。工场建筑师让- 雅克•奥利(Jean-Jacques Ory)也是位艺术家,他在开放式的门厅里制作了这座庞大的高跟鞋雕,鞋的内里隐藏了波提切利(Botticelli)的名画《维纳斯的诞生》。这是美与美的结合。
金属丝网立面为制鞋工坊和周遭景观注入一股当代气息。工场建筑师让- 雅克•奥利(Jean-Jacques Ory)也是位艺术家,他在开放式的门厅里制作了这座庞大的高跟鞋雕,鞋的内里隐藏了波提切利(Botticelli)的名画《维纳斯的诞生》。这是美与美的结合。

在FIESSO D’ARTICO 制鞋工坊,艺术与工艺如同左、右脚,形影不离一起向前迈进。建筑师让– 马克• 松德尔里尼(Jean-Marc Sandrolini) 在威尼托区建造了形似修道院的Fiesso d’Artico 制鞋工坊, 毗邻布伦塔河的意大利女鞋产业重地。双层金属丝网覆盖住长达百米的建筑立面, 奢绮光滑的混凝土墙面可比拟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(Tadao Ando) 的设计, 长形内院仿佛禅境花园……制鞋工坊优美而低调,已然体现建筑造型与建筑内部活动相互吻合的重要性,此地正是路易威登卓越制鞋工艺精髓的集中地。

路易威登所有鞋履系列正是在Fiesso d’Artico 制鞋工坊构思设计。43 条女鞋产品线、43 条男鞋产品线,每年总计将近1000 个型号。设计部门采用最尖端科技的电脑与铅笔、圆规、剪刀等基本工具相互并置,交替使用。设计部门办公室不远处,便是隐秘的材料储藏室。在此,一卷卷面料和各式各样的皮革颜色多彩、深浅不一,组成亮丽缤纷的彩色漩涡,宛若可以让人穿上行走的多彩调色盘。

世界被踩在脚下。脚如君王,受鞋履效劳、抚摸与奉承。两位雕塑家向鞋履致敬:左侧是乔安娜•维斯康斯洛斯(Joana Vasconcelos)的雕塑作品Priscilla(普里西拉),这座大型鞋雕由600 个不锈钢锅与锅盖塑造而成;下方是台湾艺术家蔡根(Ken Tsai)的作品,名为I left my shoes in Guilin(我把鞋子留在了桂林)。“普里西拉”鞋雕重量可观,得借助起重机才能将其吊起并摆到路易威登制鞋工坊的草坪上。

制作部门分成四个工作间, 以画家蒙德里安(Mondrian)风格的四种基本色作区分:红、蓝、黄、绿。四个工作间沿着一条宽阔空旷、自然采光的走道一字排开,命名分别取自路易威登两款经典手袋(Alma和Speedy)和两种代表性皮革(Nomade 和Taïga)。每个工作间的制作工序都依照精准规律的节奏一道道进行。一双双飞舞翻转的巧手切割、裁断、磨平、修整、粘贴、折叠、缝制、磨光、清洁、打包,双眼同时进行严格检控,毫不留情地剔除每一件有瑕疵的物品。在此地,每个工坊人员一伸手、一投足都是艺术家的动作。工匠师灵活轻巧的工艺令人印象深刻。手缝鞋垫、延展皮革或甚至把鞋带穿进鞋带孔,都是优美有致的手势。吊诡之处在于,在这个献给鞋履,也就是献给双脚的世界里,舞动不止的却是一双双巧手。

十六年前,路易威登还未曾制作任何鞋履。而今天,Fiesso d’Artico 制鞋工坊已然成为顶尖典范,奢华的鞋履艺术在此全面发展。

 

堪以名列艺术品收藏的路易威登鞋款:EYELINE 高跟鞋、SPARKLES 高跟鞋、ARTFUL 粗跟凉鞋、SPLENDOR 高跟凉鞋。
串联新建筑与老工坊的走道。内院里安置娜塔丽•德科斯特尔 (Nathalie Decoster)的雕塑品 L’Objet du désir(欲望之物),购于威尼斯双年展。

标签: 精湛工艺, 鞋履, Fiesso D'Arti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