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LV The Book

香氛之梦

路易威登的调香大师雅克•卡瓦里埃-贝勒特吕(Jacques Cavallier-Belletrud)讲述七款香水创作。一段狂野、亲密、诗意盎然的感官之旅

摄影:斯蒂芬·刘易斯(Stephen Lewis)

Rose des Vents(风中玫瑰)香水
“夏日微风吹拂,淡淡的玫瑰花香混合着她身上的香水味扑鼻而来。”保罗·魏尔伦(Paul Verlaine)

“玫瑰代表一切:力量、娇媚、脆弱、伪装、狂热、甜美……五月玫瑰来自香水之都格拉斯(Grasse)。这种玫瑰散发着麝香调,赋予它鲜明个性,成为香氛的基调。它散发出蜂蜜或蜂蜡的气味,而牡丹这款花香则隐藏在多种玫瑰和谐调配的颂歌中。这是带着动物调性的玫瑰,气味芬芳,近乎铃兰。牡丹需要玫瑰衬托才敢于诉说自己的故事,借助玫瑰,牡丹才能呈现惊人的清新感。这款香水的前调为维吉尼亚雪松结合佛罗伦萨鸢尾花散发的木香,由此谱成玫瑰之歌的旋律结构,并使牡丹香气能继续留存在肌肤上散发余香。”

Turbulences(湍流)香水
“梦想拥有跟气味一样的神秘感和微妙特质。梦想之于思想就像香氛之于晚香玉,梦想有时就像恶毒想法的扩张,而且它会像烟雾般渗透人心。”维克多·雨果(Victor Hugo)

“八月的夏夜,离香水之都格拉斯镇(Grasse)不远,在加布里(Cabris)村的小径上,我突然闻到一缕奇香,当下便止住了脚步。在我的前方高处有一片晚香玉花田,较低处则是茉莉花田。在夜晚的宁静之中一阵阵动荡的感性氛围,我渴望捕捉那无限美好的一刻。茉莉花的娇弱是伪装的,它的细致便是威力所在。我想要最温柔的品种:中国用来熏茶的双瓣茉莉,来到香水领域便展现出如猫般的力道。晚香玉是嗅觉天地的雌虎,不易制服。木兰花将凸显晚香玉的特质,守护着它温柔的渴望。”

Dans la Peau(沉醉)香水
“人最深刻的部分便是肌肤。”保罗·瓦勒里(Paul Valéry)

“如何能体验皮革柔软醉人的快感?如何能在香水中捕捉皮革的性感?皮革浸液唤醒了所有的感官知觉,这种萃取液过去从未制作,是前所未见的。花香调和麝香调在这珍贵又独具一格的配方中吐露芬芳,正如极为罕见、珍贵、来自格拉斯(Grasse)的茉莉,没有什么能与其相比。这款个性香水适合外刚内柔的女性。静静感觉这款香水的抚触,才能明白它梦幻般的本质。”

Apogée(巅峰)香水
“爱为生命增添活力,更是生命的巅峰。”乔治·桑(George Sand)

“铃兰是完美爱情之花。我能理解为何日本人热爱这款细致、转瞬即逝、精巧、低调的花朵。 它的香气神奇无比,是动物调性和植物生趣的清新达到完美平衡的典范。铃兰的香味仿佛干净的床单让人安心,与麝香相互较劲之下,麝香混合铃兰的香气将予人极致的感官享受。”

Contre Moi (倚靠)香水
“感觉她贴近我真是美好,她的围巾和无沿帽提醒着我,邂逅真心相爱的伴侣总是如这般地肩并着肩。”马塞尔·普鲁斯特(Marcel Proust)

“这款香水用的香草可真多!大溪地香草令人想起蛋糕,而食物料理中丰盛美味的马达加斯加香草更加强其特点。可是,香草一进入香水这高贵领域,便拥有皮革的韵味,变成更具动物性的味道。慵懒的配方隐隐透露着某种不寻常的气味。人们对香草不会设防,对伴随香草、表面如此迷人的橙花也一样,它也带着磁铁般的性感。这款香水混淆了视听,却传递清晰明确的信息:它适合为欲望而生、希冀受人渴慕的女性。”

Matière Noire(暗涌)香水
“时辰已到,枝头花朵轻颤,每一朵花犹如香炉散发着芬芳;声音和香气在晚风中飘荡,忧郁的华尔兹,懒洋洋的晕眩!”夏尔·波德莱尔(Charles Baudelaire)

“沉香木是极为珍贵的木料,它来自老挝,搭乘满载宝物的大篷车穿越所有地区,从印度到印尼,从孟加拉到阿拉伯……这种珍稀、古老的粉末是一则旅行传奇,混合了水仙的花香之后,我们发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奢华香氛。水仙强烈的绿香调略显苦涩,为懒洋洋的沉香带来一股能量。我想要向这款有点被人遗忘的香氛致敬,它的个性超越了纯真的花朵。”

Mille Feux(闪耀)香水
“爱不是我们能禁闭在灵魂中的一把火。我们的一切言行都掩饰不了,出声也好,静默也罢,双眸目盼,而意欲掩盖的爱慾之火只会燃烧得更加闪耀!”尚·哈辛(Jean Racine)

“有一天参观阿尼叶荷故居工坊的时候,我看到一位皮革工匠正在处理一块颜色狂野的红色皮革。这个介于皮革的柔软和鲜艳的覆盆子色泽之间的对比,我想要将它移转到香水上。这款香氛中蕴含了某种奇特而违反常理的东西。我添加了中国桂花;桂花是我过去当调香师学徒时首批识得的花名之一。中国桂花……仅仅听到名字我就开始神游了。桂花为日本茶添加香气,产生一种烟熏的香味。然而,采摘花时,这娇小的花朵闻起来却像杏桃,充满果香和欢乐的感觉。”

标签: